“苏紫紫”的新身份:生猛妈妈王嫣芸

“苏紫紫”的新身份:生猛妈妈王嫣芸

一个贫穷而赤裸的女孩在这世上可能遭遇什么?这是2010年苏紫紫的故事。之后的8年里,她逃脱糟糕的原生家庭,抗击对女性的污名化,做回了王嫣芸。

现在,王嫣芸27岁,她经历了两段婚姻,有了一个女儿,仍时刻面临对女性的考验。当一个离经叛道的女孩遭遇妊娠纹、乳腺炎、产后抑郁、婚姻破裂,她展开了一段关于自我与爱的确认之旅。

撰文 | 姚璐

编辑 | 林珊珊

事实核查 | 刘洋

摄影 | 吴家翔 罗洋

出品 | 谷雨 × 故事硬核

证明一下

小意外是个一岁半大的小姑娘。她的小脸扁扁的,声音像麦兜一样粗粗的,总是一副很淡定的神情,很少像她的同龄人那样容易突然哭起来。

这一天她预感到自己需要一些帮助,于是她拿起一片尿不湿,摇摇晃晃地走向了妈妈。

“谢谢。”她简短地表达了自己的需要。

“不用谢,我也不会换。”她的妈妈王嫣芸讲到这里大笑了起来。

王嫣芸一点不介意这显得自己像个不靠谱的妈妈,“我只想做一个60分的、刚刚及格的父母就行了。其他的,不要打扰我的生活。”

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,王嫣芸25岁。她刚刚结束一段长达五年的平静婚姻,从朝阳公园附近300平米的房子搬到了崔各庄。在那里她认识了邻居老邹,一个留长发、胸脯宽阔的男人。老邹在俄罗斯牧场长大,爱好做皮划艇,正过着简朴的嬉皮士生活。

他们很快就喜欢上了彼此。上一任丈夫总是不赞同王嫣芸留短发,老邹却会帮她用推子推掉光头上冒出的青色头茬。她感到自由又快乐,但这段关系并没有什么严肃的打算。

例假却推迟了。王嫣芸买了三根验孕棒。第一根,两条杠。第二根,两条杠。第三根塞回包里,她想,留着下次用吧。她非常确定自己想要留下这个孩子,一秒都没有怀疑过。她说自己大笑了三分钟。

她很喜欢老邹,留下他的孩子应该不错。她很自信,结束第一段婚姻之后,生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。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她给好朋友毕蜂发微信讲过,“她想证明一下或者说试一下,虽然她自己没养好吧,但是她可以做到把孩子养好”。

“苏紫紫”的新身份:生猛妈妈王嫣芸

△ 老邹为王嫣芸理光头 图片 | 罗洋

王嫣芸在湖北宜昌长江边一栋阴暗的筒子楼长大。“家门口有扇大铁门,红色喷漆略显诡异,为了遮挡陌生窥探的目光,上面用废纸板和装完大米的尼龙袋拼拼凑凑,丑陋地昭示着贫穷。”她在日记里写道。父母在她3岁时离婚,并开始了长达一生的互相指责。父亲指控母亲不负责任、出轨,怀孕时仍然穿着高跟鞋出去蹦迪,称她“婊子”。母亲则在离婚后去了深圳,每隔两三年才回来一次。

王嫣芸在外婆的抚养下长大。在那个逼仄的家中,外公和舅舅都是赌徒,外婆兼具暴躁与慈爱。长大后,她去做过一次除痣手术,在医生实在无法祛除右脸正中最大的那颗痣之后,她才想起,5岁时,她因为找不到外婆哭闹打滚,舅舅折断一根一次性筷子,猛地扎在她的脸上,鲜血迸发出来,在多年后沉淀成黑斑。

在争吵、指责、同情的交杂中,她长成一个性情激烈的人。2010年,中国人民大学大二学生王嫣芸在校内举行了一场人体艺术展览,随之她做裸模挣钱的往事被挖出,一时舆论沸腾,父亲打电话骂她成为了和母亲一样的婊子。然后,在一次名为《泼墨》的行为艺术中,她把“婊子”写在了自己的身体上。

现在,她要拥有自己的孩子了。“小意外”的意思是“意外之喜”。

 

100万

刚离婚的时候,王嫣芸的前夫来看过她。那时她刚刚拥有第一份稳定的工作,月入1.8万。前夫是功成名就的艺术家,听说了她的收入后,斜了她一眼,“这点钱在北京够用吗?”

王嫣芸那时不以为意,但当一个新生命进驻身体时,她很快变得焦虑,“我能否给她我认为好的东西?我认为好的东西需要多少钱?”

老邹花得少,但也挣得很少。带有一些和前夫赌气的意味,她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:在孕期挣一百万。

“哎呀,挣呗!”她在整个孕期接了三个项目,有电视导演,也有影视编剧。在片场,同事们会看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“冲过去了”。在机房通宵的时候,她睡在地板的充气床上,没有被子,穿个羽绒服,“帽子一盖就那样睡”。他们甚至搬去昆明,装修了一栋房子,把一个大澡堂子改造成艺术空间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853qp.com/damajiang/20190101/3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