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启超另一面是这样的 酷爱打麻将还割错了肾

梁启超另一面是这样的 酷爱打麻将还割错了肾

  【本期大师:梁启超】

梁启超酷爱打麻将,管它叫 “四人功课 ”

清华北院 1号和 2号,梁启超在清华的家,2001年清华九十年校庆之前,破房子还都在,但校庆时已拆成了草坪。北院原有 8栋西式建筑,1个会所,另外配有一些小平房。梁思成被打倒后,被赶到这里的小平房。1972年的一天,他的第二任太太林洙回到家,发现地上一片狼藉,当年梁思成和林徽因为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的花圈纹饰草稿,散落在地上,上面还有脚印,她想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,梁思成说不用收拾了,把这些东西抬到屋外,林洙照办后,梁思成走出屋,点着了火,把这些草稿全烧了,他拿起最后一幅稿,看了看,流下了眼泪,林洙说她从没见过梁思成哭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他把最后一幅草稿扔进火中,心脏病犯了,倒在火堆旁去世了。

他认为高标准的教学,要师生像一家人,不能是老师上完课,学生根本就见不到他。他觉得清华国学院就像西方那些机械主义的教育一样,老师讲完课就走了,学生听完课就散了,互相没关联。

其实在这方面,梁启超做得不错,很多学生跟他结成了特别紧密的关系。国学院四年下来,他的学生最多,一共 70多人,多半学生是因为他有名,所以没报别的导师。因为他跟学生的关系好,学生群体流传着很多关于他的校园佳话,其中一个传说特别著名,说梁启超酷爱打麻将,管打麻将叫 “四人功课 ”,你要是请他去演讲,他会说查一下日程表,发现约他演讲的时候已经安排了 “四人功课 ”,只好说抱歉。他有一句话特别著名:“只有打麻将能忘记读书,只有读书能忘记打麻将。”

梁启超对清华国学院的不满意还在于,他认为学生毕业后不该是一个随波逐流的新人,但他发现大部分学生尽管在受教育时慷慨激昂、心潮澎湃,一走上社会,迅速被同化了,是新人,却随波逐流。再有,他认为所有学生都应该是一个能适应潮流的懂国学的人,懂旧学,但要与时俱进,可他的学生做不到这一点。

梁启超 1925年进清华国学院,1926年徐志摩要娶陆小曼,徐志摩的爸爸提出特别苛刻的要求:第一,所有婚礼的费用自己出,家里不给一分钱;第二,主婚人必须是胡适,证婚人必须是梁启超;第三,结婚以后回南方,安安稳稳过日子。三条中有一条做不到,就不承认这桩婚事,梁启超碍于胡适的面子,也碍于徐志摩爸爸的面子,被迫做了证婚人,实际上,他非常反对这桩婚姻,而且非常讨厌陆小曼。

徐志摩的前妻叫张幼仪,张幼仪是张君劢的妹妹,而张君劢是梁启超特别好的朋友,梁启超 1918年周游欧洲,就是跟张君劢一起去的。张君劢 1915年把妹妹许配给徐志摩,徐志摩从拿到照片的一刹那,就觉得这是个乡下土包子,从此没正眼看过老婆。张幼仪怀上第二个孩子的时候,徐志摩跟她闹离婚,那时候他在英国,又看上了林徽因,而且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,林徽因经过深刻思索,觉得必须断了这个恋情,在没有跟徐志摩打招呼的情况下就跟爸爸回国了。徐志摩离了婚,回国后,看上了王庚的太太陆小曼,而王庚跟徐志摩一样,也是梁启超的学生。也就是说,徐志摩前妻的哥哥,是梁启超的好朋友,他夺人之爱的那个丈夫,是梁启超的学生,梁启超得多尴尬。所以他把证婚变成了批判会,滔滔不绝、厉声训斥这两个新人。徐志摩最后忍不住了,说老师,当着这么多人,能不能给我点面子,梁启超才把话停住。

所有孩子都不敢去他工作的楼玩

梁启超 11岁考上秀才,17岁考上举人,他考举人时的主考官叫李端棻。李端棻发现梁启超是个人才,就把堂妹李蕙仙许配给了他,李蕙仙比梁启超大 4岁,是老妻少夫,当时梁家很穷,李蕙仙一点儿没嫌弃,是一个特别贤惠的妻子,梁家也非常喜欢她。

1899年,因为维新变法失败,梁启超跟着康有为逃到了日本。后来又去了檀香山,那里有一个特别富裕的何姓华侨,请梁启超去家里作客,梁启超与何家女儿何慧珍相遇,情投意合,相见恨晚,到告别的时候,何慧珍告诉梁启超,如果这辈子不能遇见你,希望下辈子能追随你,我只有一个愿望,你能不能给我一张你的肖像照片。

几天后,一位朋友来见梁启超,劝他最好找一个新太太,这太太最好会英文,这对你在海外发展会有特大的好处。梁启超说,我知道你在说谁,但第一我有太太,我跟谭嗣同建了一夫一妻世界会,我不能违背当年的誓言,第二我是一个脑袋被悬赏的人,说不定哪天就死了,不能耽误了人家。

说是这么说,其实梁启超已经堕入情网,他送给何慧珍一张肖像照片,得到何慧珍刺绣的两把扇子,他还为何慧珍写了好多情诗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853qp.com/damajiang/sirenmajiang/2018/1231/2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