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老麻将 一样麻将情(组图)

朱扬和他的麻将专著。

朱扬和他的麻将专著。

涂安红和他收藏的麻将。

两个老麻将

两个老麻将

涂安红和他收藏的麻将。

涂安红和他收藏的麻将。

麻将教授朱扬

麻将教授朱扬 出书教你麻经


  春江花月

他是重庆一所高校的教授,他得过3次全市竞技麻将冠军,他还出版过关于成麻高级打法的专著,他就是家住春江花月的朱扬。这次由我们晨报社区报主办的首届重庆麻将争霸赛,他家里有4个人组团出征哟!今天,我们就请这个麻将教授,给我们摆哈麻将经。

麻将冠军

朱扬学理科出身,20多岁开始打牌。后来,自己又长期从事相关教育工作。“我当时纯是从学术角度出发,为验证一些数字理论,所以就用了概率学、逻辑学等知识来研究棋牌。前后花了2年时间,没想到真还成功了!”

为啥子说成功?那是因为此后,朱扬“和家里亲朋好友打牌,基本没输过。”更让他自豪的是,1998年,他夺得了重庆市首届竞技麻将比赛冠军,之后连续两年,又获得了“鹰冠杯”及市麻协举办的竞技麻将冠军。

贪与不贪

现在,朱扬和亲朋好友一起耍,打麻将都上不到桌。他一般是在旁边观战,给他们一些指点。而指点得最多的,也是大家普遍比较纠结的问题:什么时候该贪,什么时候不能贪。

为此,朱扬举了一个让他至今难忘的一局成麻实战例子:当时,他手上摸到5对半牌(2个2筒、2个8筒、2个6万、2个8万,还有3个4筒),很多人都会想着做“七对”,甚至有机会做“龙七对”。但朱扬却并没有贪大,转而朝着“对子胡”发展。“因为(当时)2家不要万子,下叫胡牌的机会更大。”果然,他很快下了叫,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最后还胡了个“对子胡杠上花”!

朱扬说,其实贪与不贪,最主要还是要分析下叫和胡牌的概率和机会。

平和心态

对于这次家人组团参加麻将大赛,朱扬建议他们要以平和的心态去面对。“毕竟这只是一场休闲娱乐活动。”朱扬认为,良好的心态,有时往往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。他自己也曾因此获益。

1999年,他参加‘鹰冠杯’竞技麻将大赛。开场第一局,他就很淡定地做了一个‘大三元当时,在场的所有人都很震惊。”为何呢?

“我起手有1对发财、1对白板,还有1个红中。后来碰了发财,又摸了1个白板、1个红中。但每隔两手,又摸起1个白板。”杠还是不杠!?朱扬选择不杠,他很淡定地打出去1个白板。“那时不能激动,打出去给别人造成假象,以为我不做‘三元’,果然,他们放心大胆地打出了红中,我的‘大三元’就胡了。”

已经拥有二三十年麻龄的朱扬,还经常与别人探讨“麻将与人生”。“这种娱乐竞技活动,在让身心得到放松的同时,也不断地激发了我创新,积极探索上进。这对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有促进作用。”

几种错误的习惯打法 朱扬提示你注意:

1、先打后摸:即使不要的牌,也要有先后顺序。

2、摸啥打啥:先打生张,以防别人摸成坎,打出去就点杠。

3、先打后碰。

4、早早把手伸向牌墙:容易发生混乱。

5、不良理牌习惯。 重庆晨报记者 黄笛森

麻将藏家涂安红 清代麻将他都有

今年49岁的涂安红,接触麻将已经30年。他是一名麻将牌的经营者,更是各种麻将牌的收藏者。在他菜园坝的库房和家里,收藏了从清代到现在的各种麻将,还有几年前在黔江举行的第三届麻将世锦赛的麻将邮票。

清代麻将

清代和民国时期的竹骨麻将、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竹子麻将、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的胶木麻将、90年代的亚克力麻将……在涂安红的库房中,记者见到了很多材质各异、年代不一的麻将。

涂安红轻轻的抚摸着这些麻将牌,“看到这些牌就仿佛看到了那个时代的记忆。”他拿着一块塑料纸包好的竹子麻将告诉记者,这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熊猫牌麻将,全手工的,这个牌子的十几年前就没有了,现在也没得人做这种竹子麻将了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853qp.com/majiang/xiongmiaomajiang/2019/0101/400.html